被挖心的女子

来源:自集趣事网 时间:2019/10/12 阅读:

《聊斋志异》第五十章

陈欢乐,是山西潞安府长治县人。他有一个女儿,陈灵儿,长的是既聪明又美丽。

这天,陈灵儿带着丫鬟去上香,回来的路上碰见了一个道士,道士撇了她一眼,愣了一下,然后便走开了。

陈灵儿带着丫鬟回家了,可是却不知道身后,道士一直在尾随着她,一直到了家门口,道士才离去。

第二天,道士化装成乞丐来陈府行乞,从此以后,道士每天都会拿着钵来附近转悠。

一连过去了很多天,都相安无事。这天,道士正在门口坐着,忽然看见一个盲人,从陈家走了出来。道士急忙追了上去,和盲人套近乎,将盲人请到了茶楼喝茶。

两人在茶馆坐下,点了两杯铁观音,一盘花生米。

道士便开始询问:“您刚走从陈府出来,是做什么去了啊?”

盲人喝了一口茶答道:“我啊,是被陈老爷请去,给陈家推八字算命的。”

道士听罢急忙问:“听说陈老爷家里,有一个女儿,先生可否告知,她的生辰八字?”

盲人听罢,立马怀疑地问道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道士急忙解释说:“噢,我有一个姑表弟,喜欢上了陈家小-姐,想和她做亲,只是不知道陈小-姐的年岁生辰,想算一下两个人的八字,也好去上-门提亲啊。”说着,便从袖子里拿出了一锭银子,塞在了盲人的手中。

盲人心领神会地接过银子,哈哈一笑,然后便把陈灵儿的生辰八字,告诉了道士。

道士一拿到,就急忙起身,告别而去。

过了几天,陈灵儿正在屋内做刺绣,有一种绣线快要没有了,于是就让丫鬟去买。

丫鬟刚走,她忽然感到脚有一些麻木,渐渐地,小腿,大腿,也都开始麻,最后腹部也麻了,不久便晕倒在了地上。

过去了好一会儿,才迷迷糊糊地勉强站了起来,想去告诉母亲。可是一出房门,只见外面茫茫一片黑色的水波,只有一条像线一样细的小路,吓的她直往后退。

很快,大门房舍和自己的房间,都被黑水给淹没了。再回头看那条小路上,根本没有行人,唯有一个道士,缓慢地走在前面。

陈灵儿远远地跟随在道士的身后,希望可以追上他,像他问问怎么回事。可是紧追慢赶,却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。

走了大概有几里路以后,忽然前方又看见了村舍房屋,仔细看了看,竟然就是自己的家门,陈灵儿非常惊讶地自言自语道:“跑了这么多的路,原来还在村里啊。怎么先前就迷糊成了那个样子呢。”心中十分疑惑。

陈灵儿非常高兴地进了家门,见父母还没回家。于是就回到自己的房间,看见原来没有绣完的花鞋,仍然放在床上。

自己觉得刚才跑得实在是累极了,便喝了一杯水,坐在床上休息。

忽然,道士推门进来了,陈灵儿十分吃惊,非常害怕,急忙想要逃走。可是道士却捉住了她的手臂,用力按住。

陈灵儿想要呼救,但是嘴巴张开,嗓子却哑了,喊不出声来了。

道士从怀里拿出一把刀,急速用刀子剖开了陈灵儿的胸口,将她的心脏挖了出来。陈灵儿还没有感觉到痛,便觉得灵魂飘飘忽忽地离开了身躯,站在了一旁。

四面一看,原来的家舍房子全部都没有了,只有高高的山崖。

随后,见道士用她的心血点在了一个木头人身上,然后又叠起手指、念起咒语。陈灵儿觉得木头人好像和自己合在了一起。

道士面色凶狠地叮嘱道:“从此以后,你一定要听我的差遣,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不得违抗!”于是就把她佩戴在了身上。

再说陈家,丫鬟回来后找不到了陈灵儿,急忙禀报了陈欢乐,急忙命下人寻找,可是全府上下都找遍了也没有。

陈家丢失了女儿,全家都惊慌疑惑。最后寻找到了牛头岭,才听到那里的村人传说,岭下有一个女子,被剖心而死了。

陈欢乐听罢,急忙奔去查看,果真是自己的女儿陈灵儿。他伤心欲绝,恼羞成怒,是谁这么歹毒,杀害了自己的女儿呢?

陈欢乐哭着向县令诉说,县令拘捕了岭下的居民,拷问了多次,终究没有任何头绪。于是便暂且把这些嫌疑犯收监,留待查问。

道士走到几里路外,坐在路旁的柳树下面,忽然对陈灵儿说:“今天先派你做第一件事情,你前去侦查县衙里审案的情况。去后一定要隐藏在大堂的天棚上面。倘若看见县令大人使用大印,你就必须赶快躲避!切记!不能忘了!限你一个时辰内回来。若是晚了一刻,就用一根针刺在你的心中,使你剧痛难忍;晚了两刻,刺两针;到第三针的时候,就使你魂飞魄散了。”

陈灵儿听后,吓的浑身颤抖,飘然而去。

瞬息间就到了县衙,按道士所说的那样潜伏在天棚之上。当时被拘来的岭下的村民都排列着跪在堂下,还没有审问。

正好遇上要给公文盖印,陈灵儿还没来得及躲避,官印已经出了匣子。

陈灵儿看到官印后,突然感到身体沉重疲软,天棚的纸格好像要承担不了她的重量了,突然爆裂出声,满堂的人都惊讶地抬头往上看。

县令再举官印,爆裂声又响;第三次举官印时,陈灵儿便从天棚上掉了下来,众人都听见了声音,可是却看不见任何东西。

县令见罢,起身对着空中说:“如果你是冤鬼的话,就应当直说,我可以为你沉冤昭雪。”

陈灵儿听后,哽咽着来到案前,一一诉说了道士杀她的详细经过。

县令听后,恼羞成怒,急忙派衙役骑快马去。到了柳树下,道士果然还在那里,腰里还别着那只小木人。

衙役将道士捉了回来,县令大人一审讯,道士就服罪了,于是那些嫌疑犯也都被释放了。

县令问陈灵儿,说:“你的冤情已经昭雪了,要到哪里去?”

陈灵儿说:“我要跟从大人。”

县令说:“我的官署中没有地方可以容你的,不如你还是暂时回到你家里去吧。”

陈灵儿过了很久才说:“官署就是我的家,我这就进去了。”

县令再问时,已经悄然无声了。

他退堂后回到自己的住处,才知道,夫人刚刚生下了一个女儿来,长的十分可爱漂亮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