炼化心魔

来源:自集趣事网 时间:2019/10/12 阅读:

天迦黎白袖一挥,一道白柱劈去,那群怨灵被他瞬间消灭。

莫含烟这才发现自己在深不见底的海底,周围黑成了一团,无数怨灵围着她打转,一道白影正在不远处,替她消灭那群怨灵。

她望着那道白影,心口莫名一窒,没有想象中的惊喜,反倒十分平淡,甚至可以说冷漠。

她将他看成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人。

天迦黎将怨灵消灭后,迅即游到她身边,在两人周围设了道护身结界,周围的海水被结界驱散开,两人呆在结界里,温暖的如同一座暖屋。

她望着他,像是在看个陌生人。

“怎么这样看着为师,不认识了?”天迦黎勾嘴笑道。

她没有回话,而是撇移了目光,表情疏离,没有之前的留恋,反倒显得冷漠。

天迦黎凤眸一眯,隐隐觉得眼前的她有些古怪,不像平日的她。

难道是被怨灵的毒侵身了。

此番一想,天迦黎朝她靠近来,捋起她的衣袖查看她的伤口,见伤口已不流血,又摸起她的脉搏,见脉相平稳,并无什么毒,这才放心。

她却在这时盯着他瞧,眸底隐隐有道红光作涌。

那红光妖治,邪气森森,未等天迦黎回神,莫含烟已朝天迦黎挥出一掌。

这一掌来势快而猛,天迦黎纵是反应即时,仍实实在在挨了一掌,心口一闷,吐了口血,不过他修为深厚,这一掌与他不过是擦破点皮。

天迦黎适才发现,眼前的莫含烟已被心魔控制。

“莫含烟!你太放肆了!”天迦黎恼怒。

眼前的莫含烟哈哈大笑,眸光一点点加红,继而一袭白衣在妖化,转眼成了一身红衣。

“天迦黎你就叫吧,就是叫破嗓门,她也听不到!”

天迦黎一怔:“很好,你还能认识本座!”

眼前的莫含烟极为妖冶,双眸生红,红唇艳如血,一袭红衣如同地狱遍开的红莲,微微一拂,一如万千红莲盛开。周身萦绕着一团森黑的魔气,这团魔气极强,比之魔神夜雪阑的还要强上几万倍不止。

五官还是莫含烟的五官,只是魔化后的她变得越发妖娆。

天迦黎一顿,这么强的魔只有亘古时候才出现过,据说已被几位远古神封印了,不知这魔是怎么来的,又怎会在莫含烟体内?

他知道这魔功力尚没完全恢复,看上去还比较虚弱,不过是趁着莫含烟主魂虚弱,趁机占了身躯,只要加强莫含烟的主魂意识,这魔还是能被控制住的。

“莫含烟,本座让你醒来!”

眼前的莫含烟眸里红光稍稍移了移,继而变成清亮的黑色,她似乎很困的样子,又像是陷入某种迷幻阵中不能自拔。

天迦黎不得不冲她动起重口,她知道莫含烟最在意自己这个师父,于是变了脸道:“再不醒来,就不是本座的徒弟!”

这一呼还真管用,莫含烟眸底的红光渐渐褪去,继而变得清亮,这正是她平日的眸光。

“师父,你真打算不要我了?”

莫含烟追过来攥住天迦黎的一角衣襟,恋恋不舍地。

这一幕变化的太快,快得天迦黎不得不提防。

魔素来狡猾,眼前的莫含烟即便神情像是恢复,但举止仍不像平日的她。

天迦黎扯扯嘴角,眸光落在莫含烟攥着自己衣襟的手上,素掌一伸,将那双微凉的小手包裹在掌心。

莫含烟一怔,眸底红光迅即飞闪,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,已被天迦黎罩在一团白光中。

那白光是他神之力凝化,十分圣洁强大,对于着了心魔的莫含烟来说受这般光的洗礼自然痛苦。

“师父,我好难受!”莫含烟在白光里扭曲着五官嘶喊。

天迦黎素指攥得紧紧,却并不心软。他知道若他此时心一软,那丫头将永远醒不过来,眼下他要做的是将这心魔继续催-眠,直至找到办法,将那魔炼化。

果然那白光里的莫含烟挣扎了片刻,无力倒下,一袭红衣逐渐恢复成白色。

天迦黎适才收起神之光,抱着她飞离冰海。

刚离开冰海,一道红光追了来。

“将她放下!天迦黎,你还有什么资格!”魔神恼怒道。

那日,他不过是将那三个小妖送走,清理门户去了,转身就不见了莫含烟,害得他四处寻找,终于在冰海寻到了她的气息。

于是抓了几只怨灵闻了闻,见他们身上居然有莫含烟的气息,料想,她是掉到了冰海里,他潜入海底寻找,不想被一团白光给罩住。

这白光太圣洁强大与他周身的魔气相抗,他近不了半步,唯有待那白光消失才跟上来,适才发现,弄出那道白光的居然是天迦黎,而莫含烟此刻正躺在天迦黎怀里。

新仇旧恨瞬间作涌,大有与天迦黎打一架的架式,可低头一瞧,天迦黎怀中的莫含烟,周身萦绕着一股魔气,那魔气强大的让他不寒而栗。

同为魔,对魔气的感应比神还要敏感。

这股魔气太强大,连他都觉得惧怕,不知这丫头是怎么沾染上的?

“本座赶时间,想打架,来日方长,尽管来万莲山找本座!本座随时奉陪!”

天迦黎瞧出魔神的疑虑,而眼下他要做的,就是尽快将那将莫含烟体内的魔催-眠封印。

他本不想提万莲山的,只是突然想起莫含烟之前与他提过,他是万莲山的什么宗主,为了斩断这魔头的纠缠,便临时搬出来套用。

魔神想了想,量实力,天迦黎比他高出一个等级,十万年前他就吃过天迦黎无数次苦头,如果硬要与天迦黎抢人,胜算力并不大,于是潇洒地将红袍一卷:“你等着,老子随时都会去!”

说时化成一团妖冶红光离去。

天迦黎抱着莫含烟当真回了万莲山,见有那么多的弟子齐齐跪在自己脚下,天迦黎隐约觉得这一幕异常熟悉。

听闻神宗门三字,十万年前的一幕幕不时在脑海中浮现,适才想起,他曾是神宗门的宗主的亲教弟子,他的师父是神钟离,他还有个师妹叫云水洛。

想到云水洛,心口闷痛,不自然地朝怀中的莫含烟望去……

作者寄语:未完待续。还有一万多字就结文了哈,稍长了些了,不喜欢的亲勿喷!好吧,明天见!

相关文章